■ “偽基站潛伏 垃圾短信圍困手機”追蹤
  新京報訊 (記者張永生)一頭是偽基站沿街肆意屏蔽運營商信號、群發垃圾短信謀利,一頭是法規缺失、治理困難。昨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電信管理處表示,作為北京市治理垃圾短信的牽頭單位,他們已意識到偽基站的嚴重危害,將協調多部門研究打擊偽基站的具體方案。
  短信群發商車載偽基站,一小時群發數千條垃圾短信,通話掉線、垃圾信息糾纏,讓手機用戶不堪其擾,全國多地,多部門已經加大打擊偽基站的力度。(本報昨日報道)。
  措施
  多部門將聯合研究整治偽基站
  “偽基站出現在公眾視野也就是近年的事兒,對於治理垃圾短信而言,這是個新東西和新難題。”昨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電信管理處黃處長說。
  黃處長稱,與以前用來發垃圾短信的“短信群發器”等裝置不同,偽基站的危害無法估量,且其所發信息不受監控,更容易帶來社會問題,“我們已跟公安等部門初步接觸過了,下一步會多個部門聯動,共同研究打擊偽基站的方案。”
  昨日,工信部無線電管理局工作人員稱,偽基站屏蔽正常通信信號、向周圍發送垃圾短信,干擾正常通信,市民如發現偽基站,可向所屬地無線電通信部門舉報,以確定干擾源並查處,根據我國無線電管理的相關規定,對實施干擾一方進行處罰。
  專家
  各環節監管要到位
  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曾劍秋認為,想要發現、鎖定偽基站,我國的無線電技術早已不是問題,“既然技術上不存在難度,那就是監管力度的問題。”
  曾劍秋認為,比如很多地方售賣無線電接收發射設備(基站),宣傳語是“可群發商業廣告短信”之類的內容,這樣就給基站變身帶有違法行為的偽基站群發垃圾短信造成可能。“從製造者、販賣者、使用者,整個利益鏈條,各管理部門都應嚴格執法。”
  治理困境
  定義不明 治理無法可依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電信管理處黃處長稱,據他所知,目前我國對垃圾短信仍沒有明確定義,“之前有部門說,只要用戶不願意接收即視為垃圾短信,可是眾口難調,想買車的人收到賣車短信,很可能願意,但其他人是另一種感受,這種分法不科學。”
  黃處長稱,雖然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無線電管理規定等法律法規對干擾正常通信的行為都有過說法,但新出現的偽基站,很難界定它違反了哪條規定。
  “希望最高法能出個司法解釋,明確什麼樣的情況該對應什麼樣的處罰。”黃稱,解決了相關的法律法規的完善性問題,作為牽頭治理垃圾短信的部門,對協調公安、工商等執法部門治理偽基站才算是真正具有了可操作性。
  ■ 觀點
  “運營商網絡仍需優化”
  “偽基站為什麼能輕易入侵運營商網絡,群發垃圾短信,是不是運營商的網絡有漏洞?”昨日,微博上,多名網友發出相同疑問。
  昨日下午,北京市通信管理局電信管理處黃處長特意就一系列問題咨詢了運營商的通信專家。
  黃處長稱,運營商的專家告訴他,偽基站壓根兒就沒進入運營商的通信網絡,只是會發出比運營商基站更強的信號。而手機具有自動搜索信號的功能,且更容易搜索到更強的信號。運營商的信號強度要考慮周圍人群的健康,發射功率嚴格控制在無害範圍內,而偽基站為了達到壓制、屏蔽運營商信號的效果,發射功率往往比運營商基站強得多。
  這造成一種效果:手機和偽基站接上了頭。
  但黃處長和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曾劍秋均認為,毫無疑問,運營商有義務保證網絡的安全性。客觀上講,既然偽基站能分析出屏蔽區域內的手機用戶的信息併成功發送垃圾短信,運營商的通信網絡肯定是存在值得優化之處的。  (原標題:多部門將研究打擊偽基站具體方案)
創作者介紹

跑online

hkfnxs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