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昆明7月15日電(記者 王研)公安部15日向社會公佈了公安部和省級公安機關戶口問題(線索)的舉報投訴方式,意在借助群眾力量,推進戶口亂象的清理和整頓。專家認為,戶口登記管理中“錯、重、假”等問題積弊已深,清理現存問題固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防止新的問題出現。
  “錯、重、假”戶口頻現
  盤點近年來的新聞不難發現,戶口登記管理之“亂”並非傳說:
  今年4月,山西省長治市公安局原副局長、交警支隊支隊長樊紅偉被網民曝光,稱其有多個身份證。經山西省公安廳調查,樊紅偉陸續辦理過6個虛假身份信息。樊紅偉因此被網友冠以“證叔”稱號。
  與樊紅偉事發時間差不多,河南省鹿邑縣男子肖建鵬補錄戶口時提供虛假證明材料,但仍然辦好了戶口。後公安機關接到群眾舉報才註銷了該戶口。
  2013年7月,河北省沙河市橋西辦事處曹莊三村村民冀轉霞發現自己的戶口本上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個女兒“冀某敏”,對於這個女兒她既不認識,也不知情。
  說起與戶口亂象相關的人物,最出名的當屬“房姐”龔愛愛,她有4個戶口。此外,“房媳”張彥擁有北京、山西雙戶口,也曾引發輿論關註。
  “問題戶口”既牽涉官員、商人、警察,也牽涉普通群眾;既有重戶、錯戶、假戶,也有死亡人員戶口未被註銷等情況。
  管理漏洞人為因素大
  記者採訪瞭解到,出現假戶口主要有兩種情況,一是辦戶口、身份證的申請人提供虛假材料,公安機關審核不嚴格,形成漏網之魚;另外一種是申請人和公安機關戶政人員內外勾結、弄虛作假。
  公安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查辦偽造買賣戶口證件案件149起,查處責任民警和輔警46人。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雖然“害群之馬”只是極少數,但危害極為嚴重。
  如龔愛愛辦了4個戶口,共花費60萬元,其中40萬給了一位戶籍民警。據稱,該戶籍民警先後辦理過20餘個假戶口。
  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在公安戶口聯網之前,一個派出所只能查到本轄區內的人口信息,因此只要買通戶籍民警,很容易就在本系統內新建一套戶口,獲得一張新身份證。而在實現省內聯網後,這種做法變得困難。但由於沒有實現全國聯網,也不排除有人捏造一套省外虛假戶口信息,以遷入為藉口辦理虛假戶口和身份證。而聯網系統也缺乏自動比對和糾錯功能,因此即使出現兩條相似度極高的戶口信息,一般人也很難發現。
  一位基層公安民警說,戶口登記管理“錯、重、假”等問題存在由來已久,有的也有特殊歷史原因,如上世紀90年代初因門檻低人們一擁而上“農轉城”,在當時全靠手工辦理遷移手續的情況下,有些戶籍民警疏忽大意,在其戶口遷出後未及時銷掉原有戶口,導致了重戶口。此後,戶口隨著實現微機管理日趨規範,但也有一些地方“重查詢、運用,輕核對、維護”,一些村級人口管理工作台賬成了被遺棄的“舊賬本”,也導致了“問題戶口”的出現。
  剝離戶口附著利益從源頭杜絕戶口問題
  事實上,相關部門對於改變戶口亂象的努力從未停止過。以雲南省昭通市為例,2004年換髮二代證前昭通市公安局開展了戶口核對與相片採集工作,2008年按公安部要求開展了為期4個月的戶口整頓工作,2010年開展了“六普”戶口整頓工作,2012年開展了以常住人口同姓名同出生日期疑似重覆人員清理為重點的戶口整頓工作……這些努力解決了一大批戶口登記中遺留的重、漏、差、錯問題,但應落未落、應銷未銷、重覆人口以及戶口登記項目差錯等問題仍然存在。如昭通市各級公安機關僅2012年就累計刪除重覆人口近2萬人,變更或更正公民姓名、民族、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等主項信息近3萬人。
  今年上半年全國共清理註銷重覆戶口27.1萬個,即是對現存和歷史遺留問題的清理。“治理戶口亂象確實不是件簡單的事。”雲南省凌雲律師事務所孫文傑說。
  “不能這邊在清理,那邊還在出問題。”雲南省社科院社會學專家李進參認為,治理戶口亂象更重要的是從源頭上杜絕類似問題的反覆出現,一方面是震懾“害群之馬”,如今年上半年查辦偽造買賣戶口證件案件149起,查處責任民警和輔警46人;實行戶口登記管理終身責任制和黑名單曝光制等,都是為了避免戶口的正常管理受到人為因素干擾。另一方面是通過健全技術手段,如實現全國人像比對跨省聯網應用。
  “但最根本的還是要剝離戶口上附著的種種利益。”李進參說,戶口帶來了利益,這些利益又帶來了戶口的種種亂象。因此,要從根本上杜絕戶口亂象,還需大力推進戶籍制度改革。  (原標題:“錯、重、假”戶口頻現 如何治理戶口之亂?)
創作者介紹

跑online

hkfnxs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